当前位置:主页 > A生活记 >芙市封路致交通瘫痪‧朝野领袖上演怒火街头 >

芙市封路致交通瘫痪‧朝野领袖上演怒火街头

2020-08-01 896浏览 A生活记
芙市封路致交通瘫痪‧朝野领袖上演怒火街头(森美兰‧芙蓉17日讯)芙蓉市区一段主要公路在週五被封,以让路举办森州青年嘉年华。然而,这一封不但颠倒了交通秩序、害苦市民和上班一族塞车迟到、商家生意受损,也延烧出马华及行动党领袖当街发生言语和肢体冲突,上演“怒火街头”。被封的道路是从京都西饼店开始至金源大厦的拿督昔阿末路。当局完全没有预先发布消息,市民是于週五大清早驶入市区才知道封路,被逼改道而行,搞到交通瘫痪。森州青年嘉年华是于週五至週日一连3天在市议会草场举行,主办当局除了在草场有活动,也封掉拿督昔阿末路段,让小贩摆设二十多个档口,售卖服饰品、食品及用品。行动党武吉甲巴央州议员谢琪清与森州马华领袖拿督李银芳接获投诉到场了解,两人交谈时没有不妥,但是森马华主席拿督姚再添陆续到场,并说他已经联络芙蓉市议会主席拿督阿都哈林解决问题时,谢琪清便驳斥马华不要每次有问题发生就说会通知阿都哈林。谢琪清“青蛙”惹怒李银芳在你一句我一句,语气和情绪愈来愈高昂的情况下,谢琪清与李银芳及姚再添开始引发骂战,谢琪清以“青蛙”形容李银芳,惹怒李银芳,加剧了双方的气焰。谢琪清的特别助理华汉伟为了护主而趋前,李银芳声称华汉伟从他背后推他一把,李银芳的身子向前一倾,生气的以拳头对着华汉伟,李银芳一名支持者也介入,双方肢体冲突一触即发,谢琪清喝令对方不可以动他的人。姚再添在过程中也忍不住口,怒骂谢琪清不要以为自己是人民代议士就可以放肆,并形容谢琪清是“混蛋”,此话一出令谢琪清和助理火上加油。在紧张时刻,旁人拉开谢琪清到其他地方召开记者会,姚再添还未息怒,继续指谢琪清等人的作风如同流氓。谢琪清指姚再添骂粗口引发口角谢琪清在记者会声称是姚再添先开始骂粗口,讲他是混蛋,他要姚再添道歉及收回粗口,姚再添不肯,因此口角是姚再添开始。“我承认我有讲李银芳是青蛙,我讲的也是事实。”他抨击政府不应为了一项活动而封掉芙蓉市区的主要路段,这是不应该且不合理的做法。他谴责姚再添每次在问题发生时就说会联络市议会主席阿都哈林;“为甚幺要在有声浪时才联络阿都哈林,马华身为执政党,在做决定的过程就应该联络,而不是等到事情发生才联络。”他强调这次的封路事件对行动党毫无益处,因为这是违反公众利益的事情,导致几千辆车塞在路上、几千人遭殃,行动党才不要这样的宣传。芙市会不知封路芙蓉市议会主席拿督阿都哈林受询时说,市议会对“封路”一事毫不知情,市议会是于週五早上接获公众投诉才知道封路。他形容这是疯狂(crazy)且不合理的做法。他说,公众误会路是市议会封的,不过市议会没有这个权力,只有公共工程局局长才有权力封路。“一般上,封路行动都是由市议会、工程局和警方协调后,才作出封路安排,但週五的封路风波,市议会没有被知会。”陆兆福:封路应事先通知森州行动党主席陆兆福说,政治人物解决问题不能靠粗口和拳头,行动党处理问题是不会害怕任何人,如果是针对公众利益的事情,行动党不会轻易妥协。“要封锁主要道路,事先应该通知商家和民众,没有询问过意见就直接封路,是很过份的做法。”对于谢琪清特别助理华汉伟被人用不当字眼污辱及威胁,他会要求华汉伟向警方报案。承认缺周详策划姚再添道歉森州马华主席拿督姚再添承认政府这次有欠公道,但并非有心为难人民,封路风波是欠缺周详策划而引起,他代表马华及政府向商家及人民道歉。他说,原本主办当局获准封锁森州巫统大厦前面的一段路,摆档让小贩营业,但不知何故,有人自作主张,把封路地点换到京都西饼店通至金源大厦的段路。“经过各方协调下,主办当局决定把档位搬到市议会草场旁边的伯哈拉路(JalanBerhala),重开拿督昔阿末路,重新通车。”他形容行动党武吉甲巴央州议员谢琪清的行为如泼妇骂街,失去议员的水準,马华的宗旨是解决问题,给人民方便和欢喜,而不是把事情政治化,每次解决问题都用来喊。“他(指谢琪清)斯文,我们也会斯文,他流氓,我们就流氓,可是我们流氓后依然会解决问题,而他流氓后就走掉。”他指谢琪清特别助理华汉伟以电话召集人马到场的做法很不负责任,华汉伟推李银芳的行为也不公道。一人一句封锁3天太离 谱美都眼镜店东主戴立杰(70岁)我在週五早上9时到店,才看见店前的道路封锁了。我听说要封3天,那我3天不用做生意,租金却要照付,损失谁负责?之前,遇上一些节日或大人物来芙蓉时,这段道路偶尔会封锁几个小时,这种情况情有可原,但这次真的是太离谱了。没接获预先通知 光启书局执行董事巫凯军(33岁)这次的封路太突然,完全没有预先通知,我的一些员工迟到,书局不论是出货或进货,罗里都不能进来,我们要看情况是否继续糟糕才考虑是否休业.政府可以办活动,但应该要周详计划,让人民知道往哪里跑,如果封路几个小时还可以接受,但不应没通知市民。打横行进停车场上班族欧运兴我工作的公司有大约20辆职员的汽车是停在金源大厦底层停车场,封路导致我们无法顺利驶进停车场,大家浪费一段时间,从小巷“打横行”才进到停车场。如果下班时,路还是封锁,我们都不懂要怎样把车驾离开停车场,回家都成问题。‧2012.02.18